沈逸:频繁甩锅的凋零霸权,正是抗疫不力背后的美国形象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2019年年底至今,2019新式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正在全球涣散。截止2020年5月2日北京时刻9时,依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数据中心的计算,全球187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病例3341311,累计逝世病例238380。其间有目共睹的,不仅仅是惊人的总数,还有欧美发达国家的体现,作为发达国家沙龙的7国集团,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算计确诊病例1891254,占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的56.6%;7国算计逝世病例155979,占全球累计逝世病例的65.43%。其间,美国,作为1991年苏联崩溃、暗斗完毕后至今,全球仅有超级大国,以确诊病例988469例,逝世病例56256,为全球抗击新冠疫情交出了一份令人瞠目的答卷。考虑到生物科技、医疗资源、情报才能、信息自在流转、政治准则触及等许多客观目标,这份答卷,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间心团队之外,很难说是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美国总统特朗普到会新冠疫情白宫记者会 图自纽约时报 与这些数据构成明显对比的是美国部分人,包含总统及其间心决议计划团队、把握白宫和参议院大都的共和党中心层、以及死忠于特朗普的宣扬喉舌福克斯电视台,体现出的令人惊奇的甩锅技巧,经过构建一系列令人感到张口结舌的言语系统,尽力将抗击疫情不力的职责归结到我国政府身上,就好像美国不是一个把握着压倒性军事优势和金融霸权的超级大国,而是一个我国政府有权影响甚至统辖的微小主体,脱离了所谓我国政府供给的精确信息和数据,就无法完结抗击新冠疫情的使命了。这种状况当然是不健康的,甚至可以说一种被病毒感染的带病运转状况。间隔2020年差不多四分之三个世纪之前,其时的国际是,刚刚带领盟国打赢二次大战的美国正志足意满,预备在全球充任国际差人。麦克阿瑟将军,曾在讲演中提及:老兵永久不死,他们仅仅渐渐凋谢。从这个结构动身,今日这个善于甩锅、短于抗疫的美国,有点像踉跄步向凋谢阶段的超级霸权;对立新冠疫情不力背面,凸显的是越来越显着的美国国家才能之殇。 4月30日,美国副总统彭斯第一次戴口罩揭露露脸。视频截图 缺少有满足领导才能的总统,催化新冠疫情压力下美国的准则缺点 美国是一个典型联邦制国家,13个英国前殖民地在组成新国家时,十分清晰地期望约束联邦政府的权利。这种准则规划的初衷,是为了体现对权利的制衡,保证美国国父们珍爱的自在和权利。但正如我国古人所说的,过为己甚。当这种制衡的准则规划,因为种种原因走向某种极点时,制衡政府就变成了瘫痪政府,而在新冠疫情这种危机事情面前,松懈而缺少集中统一和谐的各州政府,只剩下了用美国民众的生命去交流采纳举动所需的时刻和空间的境地。关于这个问题,以提出“前史终定论”而享有盛名的美国政治学者弗兰西斯·福山有十分清晰的论说,2020年3月30日,他在《大西洋》月刊刊文,清晰指出,不应将抗击新冠疫情不力,简略的与民主准则挂钩,而应该从国家才能以及民众对政府的信赖动身,知道和了解不同政治准则的国家在抗击新冠疫情时的不同体现。在他看来,美国抗击新冠疫情不力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今后的一系列尽力,导致了美国政府中有专业专长但无法被特朗普信赖的专业人士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在政治上忠实但专业上才能缺少甚至无能的总统政治盟友甚至亲属。这种行动的结果,则是美国民众对以总统为最高领导的行政当局缺少满足信赖。总统没有体现出满足的、令人感到服气的领导才能,导致的结果是灾难性的。最典型的体现,便是美国各州有必要涣散寻求取得抗击新冠疫情所有必要的各种要害资源;一起,各州之间、各州与联邦政府之间,还要迸发很多争论,有美国媒体屡次报导,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之间的严峻在曩昔几天加重,州长们正告称,他们没有从白宫取得所需的支撑。 3月30日,福山在《大西洋月刊》刊文。 而特朗普则好像毫不掩饰的将联邦政府的援助,视为交流各州州长政治支撑与忠实的筹码。他曾揭露暗示,不会协助那些对他领导的行政当局不行感恩的州长们,“假如他们不能正确对待你,我不会打电话”。这加重了美国各州抗击新冠疫情的才能,如特朗普此前曾进犯的密歇根州民主党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所言,该州难以取得所需的设备。她告知CNN:“咱们有一些合同被推延或彻底撤销,因为设备要优先供应给联邦政府。”因为美国联邦系统更多地将抗击新冠疫情所需的相关权利赋予了州政府,这种政治抗衡导致的结果,明显变得愈加严峻。具有暗斗活化石特征的中心决议计划团队, 难以担任抗击新冠疫情的决议计划需求 2013年3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宣布题为《顺应年代行进潮流 促进国际和平开展》的重要讲演,清晰指出,国际潮流,声势赫赫,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要跟上年代行进脚步,就不能身体已进入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曩昔,停留在殖民扩张的旧年代里,停留在暗斗思想、零和博弈老框框内。而此次在应对新冠疫情中体现欠佳的特朗普政府的中心决议计划团队,就可以看作是具有明显的暗斗活化石颜色的大集合。白宫交易与制造业方针工作室主任纳瓦罗、白宫首席经济参谋库德洛、出任过白宫战略幕僚长7个月的班农、作为第四顺位继承人名列内阁各部之首的国务卿彭佩奥,有签定广场协议阅历的美国交易代表莱特希泽,可谓组成了一个暗斗活化石的博物馆。这些人的一起特征,便是在美国霸权的黄金岁月,固化了自己的知识系统和认知结构;然后,这种固化的知识结构不断遭受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两个维度的继续应战,终究导致了一种十分特别的状况:在进入特朗普的决议计划团队之后,他们总是测验给出一种“退回美国黄金岁月”的古怪解决方案,企图以仿制暗斗时美国经历的方法,在一个暗斗现已完毕快30年的国际里,康复美国主导并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国际秩序组织中去。传统但与当今国际脱节的知识结构,迟滞但执着到掩耳盗铃的对美国霸权的认知,建立在种族主义基础上的对我国的傲慢与偏见,使得这个决议计划团队的整体行为偏好,与一般人了解的知识、科学以及理性,构成巨大距离。其间,纳瓦罗、莱特希泽、班农、彭佩奥供给了各具特色的四个样本: 1 2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